集体

执行有益的社会职能的高度发展的群体,是苏联社会心理学中的一个基本概念。苏联社会心理学家在研究群体分类时与西方社会心理学家不同,他们一般都把社会主义社会中的集体看成是一种特殊的群体,看成是社会主义社会人们的特殊组织形式。在这种组织形式中,其成员的结合以对群体和个人都有意义的共同价值、共同活动目的和任务为基础,其人际关系以对个人有意义、对社会有价值的共同活动内容为中介。他们认为,从人类历史的发展来看,群体是从作为部落的一部分的家庭产生的。但是,并非任何群体都可以被看成是集体,只有那些具有团结性、高水平的整合作用以及集体主义倾向的高度组织起来的群体才能称为集体。因此,一个班级、一个生产单位产生之后,需要经过一定的发展时期才能成为一个集体。由此可见,集体是群体的一种,是群体发展的高级阶段。

苏联社会心理学家认为,集体问题是马克思主义社会心理学中的一个特殊问题。传统社会心理学一般不研究这样的问题。其原因是:

(1)传统社会心理学是在资本主义条件下产生和发展起来的。遵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的社会是不大可能产生像集体这种高级类型的人类共同体的,最多只能产生集体的雏形。因为集体劳动在资本主义社会任何一种组织中都不可能是建立在公有制基础上的自由劳动。真正的集体性只有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才能实现,真正的集体组织形式只有在社会主义社会才能产生。因此,在传统的社会心理学面前,根本就没有集体这样的研究客体。

(2)传统的社会心理学没有一个研究群体的确切理论,即首先应该从共同活动的观点来研究群体。这与西方社会心理学的一般方法论立场有关。西方社会心理学家主要在实验室条件下研究小群体,不分析群体活动的内容方面,因此不会提出集体的问题。

然而,在社会主义条件下,集体作为劳动者在社会生活一切领域(生产、文化和科学系统、教育、运动等领域)中的基本组织形式,不仅成了马克思主义社会心理学的研究对象,实际上几乎一切社会科学(哲学、伦理学、法学、教育学、社会学、经济学等等)把分析社会主义社会中的集体现象作为自己的研究的方面。社会心理学则着重研究集体成员相互关系和相互影响的社会心理现象,其中包括集体的团结、集体成员间的相容性、心理气氛、集体成员对集体的知觉、个人在集体中的自我感觉、自尊以及与集体前途相联系的个人前途等方面的问题。

苏联心理学有较长的研究集体问题的历史和传统。1921年Β.Μ.别赫捷列夫出版了《集体反射学》一书,把研究集体和群体的发生、发展和活动以及集体中个人间的交往作为研究对象。但是,在20年代对集体问题的有成效的研究观点,并不是在社会心理学领域,而是在教育学领域中最先形成起来的。到了30年代,对集体的研究主要是与Н.κ.克鲁普斯卡娅和A.C.马卡连柯联系在一起。他们在解决集体教育问题的同时,还明确提出应由社会心理学专门研究的那些问题。马卡连柯认为集体的最主要的特点并不是任何的共同活动,而是对社会起积极作用的、符合社会发展需要的那种共同活动。因为集体之所以能够产生,正是因为它能团结人们去完成对社会明显有益的活动。因此,集体作为一种特殊群体,其首要的特点就是它的倾向性。他还指出,集体不是一个封闭系统,它包含在社会关系的整个体系之中。因此,只有在集体的目标和社会的目标一致的情况下,集体的行动才能获得成功。这些想法实质上提出了苏联社会心理学关于集体理论的一些基本原则问题,对以后苏联社会心理学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50~60年代对集体问题的研究作出贡献的有κ.κ.普拉托诺夫、Ε.С.库兹明、Л.И.乌曼斯基、Ε.Β.肖洛霍娃、Α.Β.彼德罗夫斯基等人。

苏联社会心理学家比较一致地认为集体具有以下 4个本质特征:

(1)集体是人们为了达到社会赞许的某个目标而形成的联合体;

(2)这种联合体具有自愿的性质,但决不能把这种自愿性理解为集体形成的自发性,因为群体不单单是由外部情况决定的,对参加群体的个体来说,群体已经成为一种在共同活动基础上积极建立起来的关系系统;

(3)集体的最重要特点是整体性,表现为它总是活动的某种系统,具有自己的组织、职能分工、一定的领导和管理机构;

(4)集体是成员间相互关系的一种特殊形式,这种形式保证着成员的个性发展,而且成员的个性发展和集体的发展协同进行、互不抵触,即个性的发展是随着集体的发展而发展的。

苏联社会心理学家大都认为,集体是分阶段发展形成起来的。目前,在苏联社会心理学中存在着几种有关集体发展的模式。最流行的一种模式包含在彼德罗夫斯基提出的“群体积极性分层概念”之中。这种理论把群体看成是由3个层次构成的。每个层次有一定的原则,依据这些原则建立群体成员间的关系。在第1个层次上,人际关系是建立在直接接触、情感联系基础上的比较表面的关系,如好感和反感、群体的相容、动作的协调、接触的难易、趣味是否相投、受暗示性大小等等。在第 2个层次上,人际关系是以群体共同活动的内容与价值为中介,人与人的关系表现为把别人看成是群体共同活动的参与者,工作上的同志。在第3个层次上,所有成员都接受群体共同活动的统一目的,并在此基础上发展群体的内部关系。这是群体内人际关系发展的最高水平,正因为达到了这一水平,群体才变成了集体。在这3个层次之间存在着相互联系,构成了集体中人际关系的多级结构,这种结构称为层次测量结构。

近几年来,苏联社会心理学家对集体的特殊社会心理参数进行了实验研究,这些参数主要包括:团结作为价值定向一致、集体成员自决、集体主义自居作用、人际选择动机的社会重要性,集体对成员的高度参照性、对协同活动的结果承担责任的客观性等。这些研究证实,西方社会心理学中的群体动力学派以及其他学派所揭示的小群体中的人际相互关系的规律性不适用于集体,集体的社会心理规律根本不同于在低水平发展的群体中起作用的规律性。

研究社会主义社会中的集体问题具有重要意义:

(1)描述与分析集体这种群体的最发达的形式,为研究其他各种群体提供了一把钥匙。

(2)克服与弥补了传统社会心理学只研究群体而不研究其高级形式──集体的弊病,从而为社会心理学的理论与实验研究开辟了新的途径。

(3)把集体作为群体发展的一个独特水平来揭示,为建立崭新的群体分类提供了理论根据。

(4)提出集体概念能促进像群体和个人间的相互关系等问题的研究,并且个性形成过程也能得到新的解释,因为集体对个性特性的形成无疑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参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