枳实

概况

异名:枳壳(《雷公炮炙论》),川枳实(四川),湘枳实(湖南),江枳实(江西)。

基源:为芸香科柑属植物酸橙及其载培变种的干燥未成熟果实或甜橙的干燥幼果。

原植物:酸橙Citrus aurantium L.及其变种(代代花C.aurantium L.cv.daidai。黄皮酸橙C.aurantium L.cv.huangpi。朱栾C.aurantium L.cv.chuluan。塘橙C.aurantium L.cv.Tangcheng或甜橙Citrus sinensis Osbeck

历史:枳实始载于(《本经》)列为中品。孙星衍辑本载:“沈括《梦溪笔谈》云,六朝以前,医方唯有枳实,无枳壳,后方用枳之小嫩者为枳实,大者为枳壳。”《本草衍义》载:“枳实、枳壳一物也。小则其性酷而速,大则其性详而缓。”《纲目》谓:“枳乃木名,……实乃其子,故曰枳实,后人因小者性速,又呼老者为枳壳。生则皮厚而实,熟则壳薄而虚,正如青橘皮陈橘皮之义。”从以上本草所载及《纲目》附图与今日市场用药情况基本相同:幼小果为枳实,长大的果实为枳壳。其原植物因产地不同而异,但均为柑桔类植物的果实。

形态:酸橙见“枳壳”条。甜橙为常绿小乔木,高3~5m,分枝多,无毛,有刺或无刺。叶互生,单身复叶,质较厚,叶柄长0.6~2cm,叶翼狭窄,宽2~3mm,顶端有关节;叶片椭圆形或卵圆形,长6~12cm,宽2.3~5.5cm,先端短尖或渐尖,微凹,基部阔楔形或圆形,波状全缘或有不明显的波状锯齿,有半透明油点。花1至数朵簇生叶腋,白色,有柄;花萼3-5裂,裂片三角形;花瓣5,舌形,长约1.5cm,宽约7mm,向外反卷;雌蕊19~28,花丝下部连合成5~12组;雌蕊1,子房近球形,柱头头状。柑果扁圆形或近球形,直径6~9cm,橙黄色或橙红色,果皮较厚,不易剥离,囊瓣8~13,果汁黄色,味甜。花期4月,果实成熟期11~12月。(图见《中药志》.第2版.第3册.40页.图25)

生境与分布:栽培于低山地带和江河湖泊沿岸。在江苏、浙江、江西、福建、台湾、湖南、湖北、广东、广西、云南和贵州等地有栽培。

生药

栽培:酸橙宜温暖湿润的气候。土壤以土层深厚、土质疏松肥沃、排水良好的砂质壤土为佳。碱性土不宜种植。用种子繁殖,育苗移栽。四川于11~12月采种,取出种子后立即播种;或用湿沙分层贮藏,于次年2月播种。按行距30cm条沟,深约3cm,每隔6~10cm播种子3~4粒,覆土后盖草。出苗时揭草,并结合除草松土,追肥2~3次。至秋季间苗、补苗,按株距25cm留苗。苗期应及时除草和追肥。培育3~4年后,苗高1m以上时移栽定植。移栽宜在春、秋两季进行,按株行距5m穴栽造林。亦可用空中压条及嫁接等方面进行繁殖。病害溃疡病,在春梢抽生后喷1.1200波尔多液喷雾;立枯病,用70%敌克松300倍液灌根。虫害介壳虫,在卵孵化前喷50%马拉松1000倍液,锈壁虱,用波美0.2~0.3度的石硫合剂防治。

采集:5~6月拾取自然脱落的幼小果实,除去杂质,晒干;略大者,自中部横切为两半,晒干。酸橙枳实主产于四川、江西、浙江,广西、湖南等亦产。产四川者称“川枳实”,产江西者称“江枳实”。香圆枳实主产于江西、四川。甜橙枳实产于福建。

鉴别

性状:①酸橙枳实完整者圆球形,直径0,3~3cm;外表灰绿色或黑绿色,密被多数油点及微隆起的皱纹,并散有少数不规则的黄白色小斑点,顶端微凸出,基部有环状果柄的痕迹。横切面中果皮光滑,淡黄棕色,厚3~7mm,外果皮下方散在1~2列点状油室,果皮不易剥离,中央褐色,有7~12瓤囊,每瓤内含种子约10粒,中心柱宽2~3mm。有强烈的香气,味苦而后微酸。 ②香圆枳实球形、矩圆形或倒卵形,商品多剖成两半,直径0.5~3cm;较小的幼果表面密被黄白色的绒毛,渐大则渐秃净而粗糙,灰红棕色或暗红棕色,有时可见不规则的黄白色斑点,并密生多数油点及网状隆起的粗皱纹,大的果实顶端有环状的金钱环,基部有环状果柄痕。横切面中果皮粗糙,黄白色,厚4~8mm,外果皮下方散有1~2列点状的油室,果皮不易剥离,中央棕褐色,有10~12瓤囊,每瓤内有种子数枚,中心柱宽2~5mm。有强烈的香气,味酸而后苦。 ③甜橙枳实圆球形或半球形,直径1~2.5cm;表面棕绿色或棕色,较细致,散有众多小油点,基部具圆盘状果柄痕或点状突起的花柱基痕,横切面中果皮较薄,约占1/3,厚2~4mm,表面淡棕色,边缘有凹陷小点(油室),瓤囊占大部分,9~11瓣,灰棕色。气香,味苦、酸。

显微 酸橙枳实、香圆枳实分别见“枳壳”条生药鉴别项下酸橙枳壳、香圆枳壳的显微鉴别。

理化:见“枳壳”条生药鉴别项下的理化鉴别。

加工炮制:①枳实 取原药材,除去杂质,洗净,润透,切薄片,干燥。 ②麸炒枳实 取麸皮撒入热锅内,俟冒烟时,加入净枳实片,迅速拌炒至深黄色,麸皮焦褐色,取出,筛去焦麸皮,放凉。每100kg枳实片,用麸皮10kg。

贮藏:置阴凉干燥处,防蛀。

化学性质

酸橙果皮含橙皮甙(Hesperidin)、新橙皮甙、川陈皮素(Nobiletin)、5-O-去甲基川陈皮素(5-O-Desmethylnobiletin)、对羟福林(Synephrine)、N甲基酪胺(N-Methyltyramine)、柚皮甙(Naringin)、野漆树甙(Rhoifolin)、忍冬甙(Lonicerin)。

代代花未熟果皮含柚皮甙、新橙皮甙、橙皮甙、野漆树甙及挥发油,油中成分有柠檬烯等。甜橙果皮含橙皮素(Hesperitin)、油皮素(Naringenin)、柚皮甙、异樱花素(Isosakuranetin)、川陈皮素、柑桔黄酮lengenetin)和3,5,6,7,8,3′,4′-七甲氧基黄酮。果实含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胡萝卜素、核黄素、Ca、P、Fe等。又含挥发油。种子含黄柏酮、柠檬苦素和去乙酰闹米林[1,3]

参考文献

[1] 新华本草纲要 第2册.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1:240,241,245。
[2] 中药志.第3册.第2版 人民卫生出版社,1984:50。
[3] 国外医学.中医中药分册 1987;9(3):36。

药理

①心血管作用 1)升压作用 此作用50年代即有研究。枳实的水煎剂iv于麻醉免、犬,有明显的升压作用[1,2]。70年代以后,对此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并制成枳实注射液应用于临床。枳实1.0~1.5g/kg的升压幅度与去甲肾上腺素0.1mg/kg的升压幅度相当,且持续时间较长。用酚妥拉明阻断α受体后,枳实的升压作用被取消;用心得安阻断β受体后,枳实的升压作用略有减弱。由此推测,枳实的升压作用与兴奋肾上腺素能α受体有关,同时兼有轻度β受体兴奋作用。枳实注射液的升压有效成分为对羟福林及N-甲基酪胺。将实验犬利血平化以耗竭儿茶酚胺,对枳实的升压有增敏现象。进一步实验表明,此现象主要是对羟福林的增敏作用,由于对羟福林直接兴奋α受体,对心脏β受体也有一定兴奋作用;实验犬利血平化后,N-甲基酪胺的两种剂量均无升压效应,说明N甲基酪胺的升压效应是通过释放体内儿茶酚胺的间接机制实现的。因此,枳实注射液同时兼有直接与间接作用两种升压机制[3-8]。 2)强心作用 用麻醉犬实验,枳实0.5g/kg、对羟福林1mg/kg和N甲基酪胺0.25mg/kg能显著增强多项心功能指标,增大左室压变化速率峰值()、共同最高等容收缩压(CPIP)和心肌收缩成分的缩短频率(Vce),增加心脏指数(CI),其作用与多巴胺、多巴酚丁胺相似[9]。进一步分析实验证明,N-甲基酪胺的正性肌力作用是通过兴心肌α和β受体而发挥作用的,此作用可被酚妥拉明和心得安所阻断。N-甲基酪胺使小鼠心肌cAMP、cGMF含量明显增高.使家兔血浆cGMP、大鼠血浆cAMP含量增高,对羟福林使小鼠心肌和血浆的cGMP含量增加[1011]。麻醉犬静脉滴注枳实注射液1.5g/kg,冠脉流量增加非常显著,平均增加数相当于给药前的289.4%,冠脉阻力指数亦有非常显著的降低,但心肌耗氧量的增加很小[7]。N-甲基酪胺1mg/kg缓慢推注,冠脉注量的增加和冠脉阻力指数与静脉氧分压差的降低均显著;心率略有增加,但统计无显著性[8]。对麻醉犬结扎冠脉以形成急性心肌梗塞所致心源性休克模型,枳实注射液升压幅度强,维持时间长,未发生严重心律失常[12]。但在家兔实验性心肌梗塞模型中,N甲基酪胺对心肌梗塞范围无缩小作用[13]。枳实注射液、N甲基酪胺和新福林,对大肠杆菌内毒素休克猫和正常猫的心乳头肌,均有增强收缩力和诱发自动节律性的作用,但以休克猫和正常猫相比较,用药后收缩力增加的百分率和诱发自动节律性的百分率均无明显差异[14]。 3)对肾血流量的影响 麻醉犬静脉推注枳实注射液1。5g/kg,肾血流量增加64.5±9.4ml/100g肾重/min,平均增加数相当于注射前肾血流量的53.9%,肾血管阻力指数平均降低0.519±0176,作用均为显著[7]。麻醉犬静脉推注N-甲基酪胺0.2mg/kg/min,肾血流量显著增加,肾血管阻力指数降低,但无显著意义,尿量增加约1倍[7,8]。 4)对脑血流量的影响 麻醉犬静脉推注枳实注射液1g/kg显著增加脑血流量,注射后脑血流量平均增加82.6±20.56ml/100g脑重/min,平均增加数相当于注射前脑血流量的86.4%,脑血管阻力指数平均降低0.428±0.12,有显著降低脑血管阻力的作用[7]。 5)对下肢血流量的影响 麻醉犬iv枳实注射液1.5g/kg,股动脉血流量减少41.3%,血管阻力亦增加[7]。以N-甲基酪胺静脉注射,在血压升高的同时,下肢血流量显著减少,下肢血管阻力显著升高[8]。枳实的强心、升压、增加内脏(心、脑、肾)血流量和收缩外周血管的作用,已用于抗休克治疗。其有效成分对羟福林和N-甲基酪胺,均可人工合成[15]。但天然枳实制剂中二者比例变化较大,致临床疗效不稳定。从血压、心率、冠流、肾流尿量等指标综合评价,认为人工合成的对羟福林与N甲基酪胺以11的比例配方,可代替天然枳实注射液[16]。 ②对胃肠作用 枳实的水煎剂,对小鼠和家兔的离体肠均有抑制作用,对在体兔肠亦有抑制作用,对麻醉犬的在体肠,水煎剂有明显抑制作用;但给慢性胃瘘和肠瘘的犬po100%枳实煎剂10ml后,却有兴奋作用,使胃肠运动收缩节律而有力[17-20]。 ③对子宫作用 枳实水煎液对未孕及已孕的家兔离体子宫、在体子宫和未孕免的子宫皆有明显的兴奋作用,能使子宫收缩有力,节律增加。但对小鼠离体子宫,不论已孕或未孕,主要呈抑制作用[17~19]。 ④抗过敏 枳实的热水溶性干浸膏用于大鼠被动皮肤过敏反应(PCA)试验,100mg/kg iv,具有明显抑制能力。体外测定对大鼠腹膜肥大细胞释放组胺的抑制能力,亦显示较强的抗过敏活性。具有效成分为川陈皮素、柑桔黄酮与七甲氧基黄酮[21,22]。 ⑤体内过程 枳实中升压抗休克有效成分N甲基酪胺(MT)。兔iv〔3H〕MT14.8MBq/kg后,血浓度-时间数据表明,该药体内药动学过程符合二室开放模型。药代动力学参数为:T1/2α=0.3min,T1/2β=5.6min,K12=0.69/min,K21=0.21min,K10=1.6/min,VC=0.4L/kg,Cl=0.62L/kg·min-1。小鼠组织分布实验证明,〔3H〕MT体内分布迅速而广泛,iv后2min器官可到大量放射性,以肾、肝含量最高.肺、小肠、心次之。该药进入体内后很快代谢,给药后0.5min血中即出现代谢物,1h内排出的尿液中,代谢物占80%以上。〔3H〕MT主要自尿中排泄,1h排出放射性占总放射性的79%,6h内基本排完[23]

毒性:枳实毒性小,安全范围较大。麻醉犬于30min内iv累积量达2g/kg,未见严重反应。少数动物大量用药后有胃肠膨胀及大量流涎现象。枳实注射液小鼠iv的LD50为71.8±6.5g/kg[24]。枳实注射液小鼠尾静脉注射的LD50为71.8±6.5g/kg,ip的LD50为267±37g/kg。麻醉犬1次iv1.0~1.5g/kg有较强的升压效果,较少发生反射性心率减慢及节律异常;半小时内累计用药达21g/kg,未见严重反应;但1次iv剂量过大,升压过快过高(超过24~27KPa)可见暂时性异位节律及无尿[7]

参考文献

[1] 江西中医药 1955;(2):41。
[2] 中华医学杂志 1955;(5):437。
[3] 药学学报 1981;16(4):253。
[4] 湖南医药杂志 1974,(1):37。
[5] 湖南医药杂志 1974;(2).35。
[6] 湖南医药杂志 1974;(3):36。
[7] 科学通报 1978;(1):58。
[8] 中草药通讯 1978;(4):29。
[9] 药学学报 1980;15(2):71。
[10] 湖南医学院学报 1981;6(2):131。
[11] 湖南医学院学报 1983;8(2):145。
[12] 中华医学杂志 1978;58(8):459。
[13] 湖南医学院学报 1980;5(3):233。
[14] 湖南医学院学报 1983;8(3):267。
[15] 中草药通讯 1977;(1):10。
[16] 湖南医学 1988;5(3):134。
[17] 中华医学杂志 1955;(5):433。
[18] 山东大学学报 1955;2(1):122。
[19] 中华医学杂志 1956;(10):946。
[20] 江苏中医杂志 1981;(3)60。
[21] 生药学杂志(日) 1989;43(4):314。
[22] 国外医学中医中药分册 1987;9(3):36。
[23] 中国药理学报 1989;10(1):41。
[24] 中药药理与应用 人民卫生出版社,1983:739。

药性

性味:苦,寒。 ①《本经》:“苦,寒。” ②《别录》:“酸,微寒。” ③《吴普本草》:“雷公:酸。李当之:大寒。” ④《药性论》:“苦,辛。”

归经:脾、胃经。 ①《雷公炮制药性解》:“心、脾经。” ②《本草经疏》:“足阳明、太阴经。” ③《本草再新》“肝、脾经。”

功效:破气,行痰,散痞,消积。

主治:胸腹胀满,食积痰滞,腹胀腹痛,胃下垂,脱肛,子宫脱垂。 ①《本经》:“主大风在皮肤中,如麻豆苦痒,除寒热结,止痢,长肌肉,利五脏。” ②《别录》:“除胸胁痰癖,逐停水,破结实,消胀满,心下急痞痛,逆气,胁风痛,安胃气,止溏泄,明目。” ③《药性论》:“解伤寒结胸,入陷胸汤用。主上气喘咳,肾内伤冷,阴痿而有气,加而用之。” ④《珍珠囊》:“去胃中湿热。” ⑤《本草再新》:“破气,化痰,消食宽肠,杀虫,败毒。” ⑥《医学启源》:“《主治秘诀》云,主心痞,化心胸痰,消食,散败血,破积坚。” ⑦《现代实用中药》:“治咳嗽,水肿,便秘,子宫下垂及脱肛。”

用法用量:内服:煎汤,3~6g;或入丸、散。外用:研末调涂或炒热熨。

使用注意:脾胃虚弱及孕妇慎服。 ①《医学入门》:“虚而久病,不可误服。” ②《本草备要》:“孕妇及气虚人忌用。” ③《得配本草》:“大损真元,非邪实者,不可误用。”

临床应用

配伍应用:①配厚朴、瓜蒌、桂枝,治胸阳不振,痰气交阻胸中。 ②配白术,治脾胃虚弱,消化不良,脘腹痞满。 ③配神曲、麦芽、槟榔,治急性消化不良。 ④配白术、砂仁、木香,治慢性消化不良。 ⑤配淡竹茹、黄连,治胃中郁热,恶心呕逆。 ⑥配大黄、芒硝,治肠腑积滞,腹胀痛。 ⑦配厚朴、大黄,治腹胀发热,大便秘结。 ⑧配黄芪、升麻、柴胡,治胃下垂,子宫脱垂。 ⑨配黄连、大黄,治湿热积滞。 ⑩配细辛、桂枝、桔梗,治阳虚气滞,水饮内停。 ⑾配大黄、桃红、红花,治胸胁刺痛。 ⑿配半夏、茯苓、白术,治咳嗽痰多,胸膈痞满,食欲不振。 ⒀配川楝子、乌梅,治胆道蛔虫症。 ⒁配莱菔子、木香,治肠梗阻。 ⒂配黄柏、苦楝子、小茴香,治睾丸肿痛。 ⒃配胡桃仁,治疝气。 ⒄配白矾,治淋巴结炎。 ⒅配槐花、地榆炭,治肠风下血。 ⒆配菊花、蛇床子、防风,治皮肤湿疹瘙痒。

方选和验方: ①橘皮枳实生姜汤(《金匮要略》)治胸痹,胸中气塞,呼吸短促,心下硬满,呕吐哕逆:橘皮12g,枳实2.5g,生姜6g。上药3味,以水500ml,煮取200ml,分2次温服。 ②枳实薤白桂枝汤(《金匮要略》)治胸痹,心中痞气,气结在胸,胸满,胁下逆抢心:枳实3g,厚朴12g,薤白9g,桂枝3g,瓜蒌实10g(捣)。上5味药以水600ml,先煮枳实、厚朴,取400ml,去渣。纳诸药,煮数沸,分3次温服。 ③枳桔栀豉汤(《湿温时疫治疗法》)治湿温时疫,热重于湿,兼受风邪而发:生枳实3~5g,焦山栀6~9g,苏薄荷2.4~3g,苦桔梗3~4.5g,淡豆豉6~9g,青连翘6~9g,春子参3~4.5g,生甘草1,2~1.8g,西茵陈6~9g,贯众6~9g,鲜竹叶3片。水煎服。 ④枳术汤(《金匮要略》)治水饮内停,心下坚,大如盘,边如旋盘:枳实7枚,白术30g。以水500ml,煮取300ml,分3次温服。 ⑤枳芎散(《重订严氏济生方》)治左胁刺痛,不可忍:枳实(炒)、川芎各15g,粉草(炙)7.5g。上为细末,每服6g,加生姜、大枣、煎汤调服,酒调亦可,不拘时候。 ⑥枳实汤(《重订严氏济生方》)治腹胀发热,大便秘结,脉洪数:枳实(去瓤,麸炒)15g,厚朴(姜制,炒)30g,大黄(酒蒸)、甘草(炙)各9g,桂心(不见火)7.5g。上药咀。每服12g,用水300ml,加生姜5片,大枣2枚,煎至160ml,去渣温服,不拘时候。 ⑦枳实散(《太平圣惠方》)治时气后脾胃气虚,心腹虚胀,食不消化:枳实30g(麸炒令微黄),人参30g(去芦头),干姜15g(炮制,锉),白术22.5g,桂心22.5g,甘草15g(炙微赤,锉),桔梗22.5g(去芦头),木香15g,半夏15g(汤洗7遍,去滑)。上药捣筛为散。每服12g,以水300ml,加生姜4g,大枣3枚,煎至160ml,去渣,空腹时温服。 ⑧枳实大黄汤(《万病回春》)治食积痛,并积热痛,大便不通:枳实、大黄、槟榔、厚朴各6g,木香1.5g(别研),甘草1g。上锉1剂,水煎服。 ⑨枳实半夏丸(《御药院方》)治咳嗽痰多,胸膈痞闷,食欲不振:枳实30g(麸炒黄色,去瓤),半夏45g(汤洗7次,切作片子,焙干),白术22.5g,蓬莪茂15g,白茯苓7.5g(去皮)。上为细末,用生姜汁煮面糊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60~70丸,陈橘皮汤下,不拘时候。 ⑩枳实导滞丸(《内外伤辨》)治湿热积滞内阻,胸脘痞闷,下痢或泄泻,腹痛,里急后重,或大便秘结,小便黄赤,舌苔黄腻,脉象沉实:大黄30g,枳实(麸炒,去瓤)、神曲(炒)各15g,茯苓(去皮)、黄芩(去腐)、黄连(拣净)、白术各10g,泽泻6g。上为细末,汤浸蒸饼为丸,如梧酮子大。每服50~70丸,空腹时用温水送下。 ⑾蠲饮枳实丸(《杨氏家藏方》)治痰饮:枳实(麸炒,去瓤)、半夏(汤洗,浸1宿.切,焙干)、陈橘皮(去白)各60g,黑牵牛250g(取头末90g,余渣不用)。上药为细末,煮面糊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50丸,生姜汤下,不拘时候。 ⑿四味枳实散(《医学入门》)治肝气不足,两胁疼痛:枳实30g,人参、川芎、芍药各15g。上药为未。每服6g,生姜、大枣汤调服。 ⒀枳实膏(《幼幼新书》)治风疹肿痒;枳实(炙)30g,茺蔚子、防己各37.5g,升麻45g,竹叶40g,石膏60g,芒硝90g。上药用麻油720ml,煮四五沸,去渣,涂患处。 ⒁《经脸方》:“治肠风下血:枳实250g(麸炒,去瓤),绵黄芪250g(洗,锉,为末)。米饮非时下5g。若难服,以糊丸,汤下30~50丸。” ⒂《安徽中草药》:“治湿热积滞,腹痛泻痢:枳实6g,白术、黄芩、神曲各9g,黄连4.5g,大黄3g,煎服。” ⒃《安徽中草药》:“治乳房结块:枳实9g,白毛夏枯草15g,煎服。” ⒄《安徽中草药》:“治睾丸肿痛:枳实、黄柏各6g,苦楝子、栀子各9g,小茴香4.5g。煎服。” ⒅《安徽中草药》:“治淋巴结炎:鲜枳实、白矾各等量,捣烂敷患处。” ⒆胃疡灵(新中医 1990;(10))治消化性溃疡:枳实、百合、呋喃唑酮,按10:101的比例组成,三者共研细末,装入胶囊。每次3粒,每日4次,空腹服并配合维生素B1、B6各10mg口服,1日3次。 (20)莱枳散(江西中医药 1988;(5))治肠梗阻:莱菔子、枳实、广木香、白酒各30g,四季葱头50g,食盐500g。先将枳实、广木香、莱菔子、食盐放铁锅中炒热,乘热将上药混合以纱布包裹外敷脐及周围。药冷后可继续放锅内炒热再敷,每次敷30~60分钟。 (21)枳术和胃汤(陕西中医 1988;(10))治慢性胃炎:枳实、白术、木瓜、白芍、生姜各10g,柴胡12g,甘草6g,大枣5枚,水煎服,每日1剂,早晚分服。 (22)通降驱蛔汤(陕西中医 1987;(5))治胆道蛔虫症:枳实30g,川楝、乌梅各20g,山楂、槟榔各15g,花椒10g,胡黄连6g,加水600ml,煎至100ml,加醋100ml,分4次1日服完。呕吐加法半夏10g;便秘加大黄10g,元明粉20g(化服)。 (23)枳实通降汤(中西医结合杂志 1991;(10))治胆汁返流性胃炎:枳实、茯苓、两面针各15g,代赭石、蒲公英各20g,白术、山楂、党参各12g。每日1剂,水煎服。

单方应用:①《千金方》:“治积冷痢脱肛:枳实1枚。石上磨令滑泽,钻安柄,蜜汁涂,炙令暖熨之,冷更易之,取缩入止。” ②《延年方》:“治风疹:枳实以醋渍令湿,火炙令热,适寒温用熨之。” ③《子母秘录》:“治妇人阴肿坚痛:枳实250g,炒,令热帛裹熨之。” ④《太平圣惠方》:“治小儿头疮:枳实烧灰,猪脂调涂。”

食疗:八仙糕(《万病回春》)治脾胃虚损,泄泻不止:枳实(去瓤,麸炒)120g,白术(陈壁土炒)120g,白茯苓(去皮)60g,陈皮(炒)60g,干山药120g,莲肉(去心、皮)60g,山楂肉(去核)60g,拣参30g(气盛者用砂仁30g代之)。上药为末。用白粳米5kg,糯米1kg打粉,用蜜900ml,入药末和匀。如做糕法,先就笼中划小块,蒸熟取出,火上烘干,瓦罐收贮封固。取3~5片食之,以白汤漱口。

医药家论述

①寇宗奭《本草衍义》:“枳实、枳壳,一物也。小则其性酷而速,大则其性和而缓。故张仲景治伤寒仓卒之病,承气汤中用枳实,此其意也;皆取其疏通、决泄、破结实之义。他方但导败风壅之气,可常服者,故用枳壳,其意如此。” ②余元度《用药心法》:“枳实,洁古用去脾经积血,故能去心下痞,脾无积血,则心下不痞。” ③王好古《汤液本草》:“枳实,益气则佐之以人参、干姜、白术;破气则佐之以大黄、牵牛、芒硝;此《本经》所以言益气而复言消痞也。非白术不能去湿,非枳实不能消痞。壳主高而实主下,高者主气,下者主血,主气者在胸膈,主血者在心腹。” ④缪希雍《本草经疏》:“枳实,细详神农主治,与本药气味大不相侔,究其所因,必是枳壳所主,盖二物古文原同一条,后人分出时误入耳。其《别录》所主除胸胁痰癖,逐停水,破结实,消胀满,心下急痞痛,逆气,胁风痛,安胃气,止溏泄者,是其本分内事,皆足阳明、太阴受病,二经气滞,则不能运化精微,而痰癖停水,结实胀满所自来矣。胃之上口名曰贲门,贲门与心相连,胃气壅则心下亦自急痞痛。邪塞中焦,则升不舒,而气上逆,肝气郁于地下,则不能条达而胁痛,得其破散冲走之力,则诸证悉除。所以肿景下伤寒腹胀实结者,有承气汤,胸中痞痛者,有陷胸汤。洁古疗心下痞满者,有枳术丸。壅滞既去,则胃气自安而溏泄亦止矣。未云明目者,《经》曰目得血而能视,气旺乃能生血,损气破散之性,岂能明目哉,无是理也。”“此药性专消导,破气损真,观朱震亨云,泻痰有冲墙倒壁之力,其为勇悍之气可知。凡中气虚弱,劳倦伤脾,发为痞满者,当用补中益气汤补其不足,则痞自除,此法所当忌也。胀满非实邪结于中下焦,手不可按,七、八日不更衣者,必不可用。夹热下痢,亦非燥粪留结者,必不可用。伤食停积,多因脾胃虚,不能运化所致,慎勿轻饵。如元气壮实,有积滞者,不得已用一、二剂,病已即去之。即洁古所制枳术丸,亦为脾胃有积滞者设,积滞去则脾胃自健,故谓之益脾胃之药,非消导之外,复有补益之功也。” ⑤贾所学《药品化义》:“枳实专泄胃实,开导坚结,故主中脘以治血分,疗脐腹间实满,消痰癖,袪停水,逐宿食,破结胸,通便闭,非此不能也。若皮肤作痒,因积血滞于中,不能营养肌表;若饮食不思,固脾郁结不能运化,皆取其辛散苦泻之力也。为血分中之气药,惟此称最。”

参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