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

抗日战争胜利后,1946~1950年间,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国人民为了推翻以国民党蒋介石为代表的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反动统治,建立人民民主政权而进行的革命战争。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取得最后胜利的一次战争。亦称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

争取和平民主、准备应付蒋介石集团发动全面内战

(1945年9月~1946年6月)

抗日战争结束后,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坚持独裁、内战和卖国政策,企图消灭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和一切民主力量,取消解放区,独占抗战胜利果实,继续维护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反动统治。然而,蒋介石实行独裁和发动内战的方针遭到全国人民的反对,同时他要发动全面内战还需一定的时间准备。因此,他不得不摆出和平的姿态,采取假和平真战争的反革命两手策略,一面邀请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去重庆谈判,妄图压迫中国共产党交出军队和让出解放区;一面加速部署全面内战,并以接受日伪军投降为名,调动大批军队到华东、华北、东北等地,抢占战略要点,向解放区进行武装进攻。

中国共产党考虑到国内外的和平呼声,同时也考虑到蒋介石在国内外舆论的压力下,可能经过和平谈判,有条件地承认中国共产党的地位,造成两党合作、和平发展的新阶段。因此,中共中央决定与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1945年8月25日,中共中央发表《对目前时局的宣言》,提出以和平、民主、团结的方针建设新中国的主张。28日,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等自延安赴重庆,就国内和平问题同国民党政府进行谈判。10月10日双方代表签署《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1946年1月10日达成停止军事冲突协议并颁发停战令;同日,由各党派代表和社会贤达组成的政治协商会议开幕,经过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的联合斗争,会议通过了关于和平建国纲领等5项决议案。

美国军用飞机运送国民党军队到东北

中国共产党在力争实现国内和平民主的同时,对蒋介石集团发动内战的阴谋也保持了高度警惕,领导解放区军民进行了充分的应战准备。中共中央根据抗日战争胜利后的国内形势,制定了“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方针和实行军事战略转变的决策;决定撤出分布在广东、浙江、苏南、皖南、皖中、湖南、湖北、豫西等省区坚持抗日游击战争的部队;同时,从山海关内各解放区抽调11万余人的部队和2万名干部进军东北,会同东北人民自卫军(由东北抗日联军改编)开辟东北解放区。各大战略区的部队进行整编,编组野战兵团:东北部队组成了东北人民自治军(后改称东北民主联军);新四军和山东的八路军组成山东军区(新四军军部兼)、山东野战军、华中军区、华中野战军;晋冀鲁豫军区和晋察冀军区的主力部队,组成晋冀鲁豫野战军和晋察冀野战军;中原军区、晋绥军区、陕甘宁晋绥联防军的主力部队,分别组成若干个野战纵队或野战旅。至1946年6月,全军共组成27个野战纵队(含相当于纵队的师)另 6个野战旅、14个炮兵团,全部野战军共约60余万人。另有地方军60余万人,民兵220万人,从组织上实现了由以游击战为主到以运动战为主的战略转变。

关内解放区部队进军东北

各野战军、地方军和广大民兵,普遍进行了军事技术和战术训练,并改进和加强了部队的政治工作和后勤工作,大大提高了全军的政治素质和作战能力。同时,各解放区大力开展减租减息和生产运动,特别是在中共中央1946年5月4日《关于土地问题的指示》(即《五四指示》)发布后,逐步开始土地改革,实行耕者有其田,充分调动广大农民的积极性,以增强解放区支援战争的力量。

在重庆谈判前后,蒋介石集团在美国协助下,借口接受日伪军投降,陆续调集80万人以上的兵力,以打通津浦、平汉、同蒲、平绥等四条铁路线为重点向解放区发动进攻。停战令发布后,国民党军在蚕食关内各解放区的同时,又大举进攻刚建立的东北解放区。各解放区军民对国民党军的进攻进行了坚决的自卫还击。晋冀鲁豫军区部队进行了上党战役和邯郸战役,共毙伤俘国民党军6万余人,并争取其第11战区副司令长官兼新编第8军军长高树勋率部近万人在邯郸地区起义(见彩图)。东北民主联军进行了四平保卫战。其他解放区的部队也给进犯之敌以有力回击。这些战役战斗迟滞了国民党军的进攻,配合了和平谈判,取得了以运动战歼灭拥有现代化装备国民党军的初步经验。

欢迎起义官兵大会

人民解放军实行内线作战,粉碎国民党军的战略进

攻(1946年7月~1947年6月)

蒋介石集团在战争准备就绪后,即公开撕毁停战协议,于1946年6月26日首先向中原解放区发动进攻,接着将战火扩大到其他解放区。中国共产党领导解放区军民奋起自卫,解放战争全面展开。

战争之初,国民党军的总兵力为430万人(内正规军200万人);人民解放军(解放战争全面展开后,各解放区部队陆续改称为人民解放军)总兵力为120余万人,双方兵力对比为3.5:1。国民党军接收了100多万侵华日军的装备,有美国的大量财政、军事援助;人民解放军除步兵武器外,只有少量刚组建的炮兵。国民党统治区有3亿以上人口, 并控制着全国所有大城市、主要交通线和绝大部分工业;解放区人口只有1.3亿,极少现代工业。蒋介石凭借其优势, 决心使用全部正规军248个旅中的193个旅约160万人的兵力,在大量特种兵及地方保安团队的配合下,采取全面进攻、速战速决的战略,企图在3~6个月内首先消灭关内人民解放军,尔后消灭东北地区的人民解放军。

中共中央根据战争双方力量对比,于1946年7月20日发出关于《以自卫战争粉碎蒋介石的进攻》的指示,指出:蒋介石在军事上虽然占有很大优势,并有美国援助,但是人心不顺,士气不高,经济困难。我们虽无外国援助,但是人心归向,士气高涨,经济亦有办法。因此,我们是能够战胜蒋介石的。

人民解放军按照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制定的以歼灭国民党军有生力量为主而不是以保守地方为主的战略方针,在战争的头8个月(1946年7月~1947年2月),依托解放区的有利条件,实行内线作战,主动放弃一些城市和地方,创造战机,以运动战为主要作战形式,集中兵力,分批歼敌,先后作战160余次,歼灭国民党军71万余人,其中主要的有:中原部队的突围;华东部队的苏中、宿北、鲁南、莱芜等战役;晋冀鲁豫部队的出击陇海路、定陶、同蒲路等战役;晋察冀和晋绥部队的晋北战役,大同、集宁战役和张家口保卫战;东北部队的新开岭战役和三下江南四保临江作战等。国民党军由于大批成建制地被歼,机动兵力更加不足,从1947年3月起,被迫由全面进攻改为重点进攻,调集94个旅约70万人的兵力进攻陕北和山东两解放区,在其他战场转为守势,企图首先解决这两个地区战事,尔后再转用主力于其他战场,各个击破人民解放军。人民解放军为打破国民党军的重点进攻,确定在陕北和山东两区继续实施防御作战;在东北、晋察冀、豫北、晋南等地区举行反攻。3月19日,中共中央机关、解放军总部撤出延安。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任弼时等继续留在陕甘宁边区指挥全国各地解放战争;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少奇和朱德等组成中央工作委员会,进至晋察冀地区,进行中央委托的工作;中共中央军委副总参谋长叶剑英、中共中央军委秘书长杨尚昆等组成中央后方委员会,进至晋西北, 统筹后方工作。3月25日~5月4日,驻陕甘宁边区的人民解放军在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彭德怀的指挥下,以仅2万余人的兵力, 在粮食、弹药极其困难的条件下,连续取得青化砭、羊马河、蟠龙三次战役的胜利,歼灭国民党军1.4万余人,初步稳定了西北战局(见青化砭战役、2.羊马河战役、蟠龙战役)。5月, 华东野战军(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于1947年1月合并改称)在山东中部孟良崮地区,全歼国民党军精锐部队整编第74师,打乱了国民党军的进攻计划(见彩图)。与此同时,其他战场的人民解放军举行战略性反攻,先后进行了东北夏季攻势、豫北攻势、晋南攻势及正太战役等,收复和解放了大片土地和一些城市。在一年的作战中,人民解放军共歼灭国民党军112万人,毙俘其旅(将)级以上军官202名。

担任主攻的解放军一部在运动中

人民解放军主力转入外线作战和由战略防御转入战

略进攻(1947年7月~1948年7月)

经过一年作战,全国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国民党军虽经不断补充,其总兵力已由战争开始时的430万人下降到373万人,其中正规军150万人;用于进攻解放区的兵力虽增至227个旅,但由于战线延长,守备兵力增多,用于作战略机动的仅40个旅;国民党统治区大后方只有正规军21个旅。随着军事上的失败,国民党蒋介石在政治上、经济上也陷入了困境,各民主党派、各阶层人民纷纷起来反对内战政策,以“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为口号的人民革命运动遍及全国60多个大中城市,许多乡村民变蜂起,形成了反对蒋介石反动统治的第二条战线。人民解放军的总兵力已由战争开始时的120万余人发展到195万人,其中野战军100万人以上;解放区大部分地区已基本完成土地改革,广大农民踊跃参军参战,后方更加巩固。但由于战争的破坏,解放区人力物力财力已十分困难。中共中央根据对战局的全面分析,确定战争第二年的战略方针是:抓住国民党军主力已陷入解放区中心,其后方空虚的有利时机,举行全国性的战略反攻,以主力打到外线去,将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域,在外线大量歼敌;以部分主力和广大地方部队继续在内线作战,钳制和歼灭敌人,收复失地。

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是以挺进中原、开创新的中原解放区为重点,于1947年下半年逐步展开的。6月30日,晋冀鲁豫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率所部 4个纵队从山东阳谷以东之张秋镇至菏泽以北之临濮集间南渡黄河 (见彩图),进入鲁西南地区,经过近1个月作战,歼灭国民党军9个半旅约6万人,迫使蒋介石从山东和陕北战场抽调 9个整编师共22个旅的兵力回援鲁西南,从而有力地配合了这两个解放区军民粉碎国民党军重点进攻的作战。8~10月,刘伯承、邓小平率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进军大别山,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纵队司令员陈赓、政治委员谢富治率2个纵队、1个军另 1个旅进军豫西,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陈毅、副司令员粟裕率6个纵队(即华东野战军外线兵团),并指挥晋冀鲁豫野战军 1个纵队挺进豫皖苏边区。三路大军以“品”字形阵势,展开于中原地区,把战线由黄河南北推移到长江北岸,对国民党统治的腹心地区南京、武汉构成严重威胁。蒋介石被迫调集33个旅的兵力围攻已经进入大别山区的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刘邓、陈粟、陈谢三路大军以巩固大别山根据地为中心,密切配合,互相策应,在长江、淮河、黄河、汉水之间广大地区机动作战,至1948年春,粉碎了国民党军的围攻,歼灭了大量敌人,建立和巩固了中原解放区。三路大军挺进中原,转到外线作战,调动和吸引国民党军南线兵力 160多个旅中约90个旅于自己的周围,对迫使国民党军处于被动地位起了决定性作用。

6月30日晚,刘邓大军南渡黄河,转入外线作战 晋冀鲁豫野战军骑兵部队通过黄泛区

为配合三路大军经略中原,西北野战军(陕甘宁、晋绥两区的人民解放军主力部队于1947年7月正式定名为西北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内线兵团分别在东西的两翼──陕北和山东战场,以积极行动钳制当面的国民党军。西北野战军进行了沙家店、延清、黄龙等战役,为尔后转入战略进攻创造了条件;华东野战军内线兵团进行了胶东保卫战,收复了大片失地,从根本上改变了山东战场的战局。此外,晋察冀野战军进行了清风店战役、石家庄战役,使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完全连成一片;东北民主联军发动秋季攻势,将国民党军压缩于中长铁路和北宁铁路的几个孤立城市。人民解放军内线各战场的攻势作战与外线的大举出击相结合,构成了向国民党军发动全国规模战略进攻的总形势,使战争达到了一个历史转折点。1947年10月10日,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表宣言,提出了“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战略口号。12月下旬,中共中央在陕北米脂县杨家沟召开会议,毛泽东总结人民解放军长期的作战经验,提出著名的十大军事原则,进一步统一了全军的作战思想,提高了战略战术水平,增强了战斗力。

1948年1~6月,人民解放军继续执行将战争引向国民党区域的作战方针,展开新的攻势。华东野战军外线兵团与中原野战军(1948年5月由执行外线作战任务的原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改称)协同进行了洛阳、宛西、宛东、豫东、襄樊等战役,特别是豫东战役,大量歼灭了国民党军的有生力量,改变了中原和华东战局。山东、西北、华北、东北战场的人民解放军展开以拔除国民党军在解放区内的重要据点为主的声势浩大的攻势作战,先后举行了胶济铁路西段、中段,津浦铁路中段战役;宜(川)瓦(子街)、西府、陇东战役;临汾、晋中战役;东北冬季攻势作战。攻克周村、潍县、兖州、宜川、临汾、四平等城市。4月22日,人民解放军收复延安。5月,中共中央机关和人民解放军总部由陕甘宁边区移至晋察冀解放区的平山县西柏坡。

战争第二年,人民解放军共歼灭国民党军152万余人,毙俘其旅(将)级以上军官174名,收复和新解放了拥有3700万人口的15.5万平方公里土地,包括城市164座,为与国民党军进行战略决战创造了条件。

进行战略决战、各个歼灭国民党军重兵集团(1948

年7月~1949年1月)

战争进入第三个年头时,形势更加有利于人民解放军。人民解放军总兵力已发展到 280万人,其中野战军149万人,装备进一步改善;建立了较为强大的炮兵;经过新式整军运动和群众性练兵,军政素质更加提高;长江以南各省的游击队迅速壮大,威胁着国民党军的大后方;老解放区经过一年的土地改革和休养生息,经济形势有所好转。国民党军的总兵力仍保持365万人左右,其中正规军198万人,在数量上虽仍稍占优势,但机动兵力已少于人民解放军。其中,与人民解放军直接接触的正规军249个旅,被隔离在东北、华北、华东、西北、中原5个战场上,互相难于应援;且由于连战连败,高级将领大批被俘,士气低落,战斗力愈益下降。

1948年9月,中共中央在西柏坡召开政治局会议。会议根据战争形势的发展,重申建设500万人民解放军,在大约五年左右的时间内(从1946年7月算起)从根本上打倒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总任务。并决定战争第三年人民解放军主力仍然全部在长江以北和华北、东北作战,打前所未有的大歼灭战,歼灭更多的国民党军。

9月16日,华东野战军开始进攻孤悬在山东解放区内的国民党军战略据点济南,激战至24日攻克该城,全歼守军10.4万人(内2万人起义)(见彩图)。这一胜利,增强了人民解放军夺取国民党军重兵据守的大城市的信心。

1948年9月,人民解放军攻克山东省会济南

中共中央军委鉴于国民党军东北“剿匪”总司令卫立煌部55万人(其中正规军48万人),分别收缩在长春、沈阳、锦州三个地区,处境孤立;东北人民解放军已发展到108万人,总兵力超过国民党军将近一倍;东北有97%的土地和86%以上的人口已获得解放,人力物力充足,已具备同国民党军进行战略决战的客观条件,因而决定首先歼灭卫立煌集团。1948年9月12日,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政治委员罗荣桓根据毛泽东关于封闭蒋军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和以主力南下北宁线首先攻克锦州的多次指示,以70余万人的兵力发起辽沈战役。于10月15日攻克战略要点锦州,歼灭国民党军10万余人;19日解放长春,守军10万人一部起义,大部投降;20~28日,在黑山、大虎山地区全歼自沈阳西援、企图重占锦州的国民党军西进兵团10万人;11月2日,攻占沈阳,全歼守军(见彩图)。此役历时52天,共歼灭国民党军47.2万余人。11月9日,驻锦西、葫芦岛的国民党军撤向关内,东北全境解放。

人民解放军向锦州国民党军发起总攻

辽沈战役连同其他战场在此期间的胜利,使敌人总兵力降到290万人以下,而人民解放军总兵力已达300万人以上,使全国军事形势进入了一个新的转折点。人民解放军不但在质量上早已占有优势,而且在数量上也已占有了优势。

济南战役后,中共中央军委同意华东野战军的建议,在淮阴、淮安、海州地区进行淮海战役,求歼徐州“剿匪”总司令刘峙集团一部。1948年10月下旬,中原野战军主力解放郑州、开封。国民党军统帅部判断人民解放军将在徐州地区发动攻势,即命令徐州“剿总”收缩兵力。11月7日和9日,中共中央军委决定扩大淮海战役规模,集中华东、中原两个野战军及中原、华东、华北军区地方武装各一部共60余万人的兵力,求歼刘峙集团(共80万人)主力于徐州地区。随后,于11月16日又决定由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组成党的总前委,邓小平为书记,统一领导淮海前线一切事宜。11月6~22日,华东野战军主力在徐州以东碾庄圩地区歼灭国民党军第7兵团,第3“绥靖区”副司令官张克侠、何基沣率两个军起义。中原野战军攻克战略枢纽宿县,并将自确山地区东援的第12兵团阻止在宿县西南赵集地区。11月23日~12月15日,中原野战军在华东野战军一部配合下全歼国民党军第12兵团于双堆集地区;华东野战军主力在永城东北青龙集、陈官庄地区包围由徐州向西南方向突围的国民党军3个兵团25万人,并歼灭其中的第16兵团约4万人。这时,平津战役已经发起,为稳住北平、天津地区国民党军,延缓其决策南逃,从12月16日开始,中原、华东野战军遵照中共中央军委指示,暂停对当面国民党军的围攻,转为战场休整,开展政治攻势。在20天的休整期间,争取约万余名国民党军官兵投诚。在东北野战军和华北军区主力完成对平津地区国民党军的包围后,华东野战军于1949年1月6日对被围的国民党军发起总攻,经5天激战,全歼敌徐州“剿总”及第2、第13兵团。淮海战役历时66天,共歼灭国民党军55.5万余人,解放了长江中、下游以北广大地区,使国民党蒋介石反动统治的中心南京直接处于人民解放军的威胁之下 (见彩图)。

人民解放军某部向国民党军黄百韬兵团驻地碾庄圩突击

在辽沈、淮海两大战役的震撼下,华北“剿匪”总司令傅作义所部约60万人或守或逃举棋不定。为了稳住北平(今北京)、天津地区的敌人,达到就地歼灭的目的,中共中央军委令东北野战军不要休整,提前入关,会同华北军区第2、第3兵团及地方武装一部共100万人,在北平、天津、张家口地区发起平津战役。在战役过程中,中共中央决定由林彪、罗荣桓、聂荣臻(华北军区司令员)组成党的总前委,林彪为书记,统一领导夺取平、津和管理平津唐地区的一切工作。1948年11月29日~12月20日,遵照中共中央军委关于对傅作义部“围而不打”和“隔而不围”的指示,华北军区 2个兵团和东北野战军先遣兵团在平绥铁路中段发起攻势,分别包围张家口、新保安,切断了傅作义部主力自北平西逃的通路;东北野战军主力直插平津和塘沽之间,切断了傅作义部海运南逃的通路,并隔断了平、津、塘(沽)的联系。12月21日~1949年1月15日,华北军区主力和东北野战军分别歼灭新保安、张家口和天津等地的国民党军,使北平守军陷入孤立无援的困境。随后经过谈判,傅作义将军接受人民解放军的条件,率部25万人集结城外,接受改编。31日,人民解放军入城,北平和平解放。平津战役历时64天,共歼灭和改编国民党军52万余人,华北地区基本解放(见彩图)。

1949年1月31日,人民解放军进驻北平,举行入城式,炮兵部队通过前门大街

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构成了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战略决战。为配合主要方向作战, 在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前后,西北野战军进行了澄郃、荔北和冬季战役,歼灭国民党军近6万人。华北军区第1兵团(后改称第18兵团)于1948年10月5日发起太原战役,12月上旬遵照中共中央军委的指示,为稳住平津地区的傅作义集团,部队转入围城休整。平津战役结束后,第19、第20兵团(即原华北第2、第3兵团)奉令参加会攻太原,中共中央军委决定组成太原前线党的总前委,以华北军区副司令员、太原前线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徐向前任书记。1949年4月20日对太原城发起总攻,至24日结束战斗。此役,前后共歼灭国民党军12.4万人,结束了阎锡山在山西38年的反动统治。(见彩图)

人民解放军登上首义门城头

1948年7月~1949年1月,人民解放军共歼灭国民党军近230万人。蒋介石集团不论在政治上、 经济上或军事上,都已面临绝境。

北平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军举行入城式通过正阳门

向全国进军,追歼国民党军残存部队(1949年2月~

1950年5月)

三大战役后,国民党军尚有220万人,其中正规军146万人,分布在新疆到台湾的广大地区和漫长战线上,已无力在战略上组成有效防御。人民解放军则增加到400万人,其中野战军218万人,已占绝对优势。

1949年元旦,毛泽东在新年献词中号召全国人民“将革命进行到底”,并向中外宣告:人民解放军将向长江以南进军,解放全中国。蒋介石为挽救败局,一面于1949年1月21日宣布“引退”,不再担任总统;一面以国民党总裁身分在幕后指挥部队部署江防,并积极扩充军队,经营后方,企图阻止人民解放军渡江南进,取得喘息时间。蒋介石下野后,副总统李宗仁出而代理总统,于22日发表了要求与中国共产党进行和平谈判的声明,并指定了“和谈代表团”名单。

中共中央于3月5~13日召开七届二中全会,毛泽东在会上提出解决国民党军残存作战部队的“三种方式”(即用武力解决的天津方式,进行和平改编的北平方式,暂时予以保留争取其中立、待时机成熟后再行改编的绥远方式),赋予人民解放军参加新区工作的战略任务。为适应战争发展,人民解放军统一进行整编,将西北、中原、华东、东北野战军依次改称第一、第二、第三、第四野战军。野战军下辖2~4个兵团,兵团下辖3~4个军。全军共编成16个兵团、58个军及一个铁道兵团。其中华北军区的 3个兵团和铁道兵团直属军委总部。保留了原有的西北、中原、华东、东北和华北 5个一级军区。这次整编,使人民解放军向正规化建设迈出了重要一步。

中国共产党为争取早日结束战争,决定在惩办战争罪犯、废除伪宪法、依据民主原则改编一切反动军队等八项条件的基础上同南京国民党政府派出的代表团进行谈判。同时要求人民解放军作好向全国进军的一切准备,以便在谈判破裂时继续用战斗的方式解决残存的国民党军,解放全中国。1949年4月1日,中国共产党代表团与南京国民党政府代表团开始在北平谈判,至15日,双方拟就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但截至20日南京国民党政府仍拒绝在该修正案上签字,致使谈判破裂。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遂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人民解放军开始向全国进军。

4月20日午夜,人民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第二、第三野战军在东起张黄港西至湖口的千里战线上强渡长江,击溃沿江防御的国民党军,于4月23日解放南京,宣告国民党22年反动统治的灭亡(见彩图)。各渡江部队展开猛烈追击,在郎溪、广德地区歼灭国民党军5个军,并前出到浙赣线,占领苏南、浙东、闽北、赣东北广大地区及杭州、南昌。5月27日,解放全国经济中心上海。5月14日,第四野战军执行南下先遣任务的第12兵团在团风至武穴间横渡长江,17日解放武汉三镇,国民党河南省主席兼第19兵团司令张轸率部2万余人起义。人民解放军在渡江战役中,共歼灭国民党军43万余人。

人民解放军占领“总统府”

渡江战役结束后,各野战军即按中共中央军委预定部署,分别向东南、中南、西南、西北地区进军。

第三野战军第10兵团于 7月上旬由苏州地区向福建进军,至10月下旬解放了除金门、马祖等岛屿以外的福建全省,歼灭国民党军约10万人。在10月24~25日进攻金门岛的作战中将守敌大部歼灭。由于敌军增援,解放军船只为敌机炸沉和烧毁,后续部队不能增援,致登陆的4个团的部队孤军作战3天,最后壮烈牺牲。

第四野战军附第二野战军第4兵团于6月底自武汉、南昌等地南进,至9月上旬解放鄂西、湘北、赣西北、赣西南广大地区。国民党湖南省主席程潜、第 1兵团司令官陈明仁在长沙率部起义。9月中旬, 南进部队遵照中共中央军委关于采取大迂回大包围方针的指示,分三路对国民党华中军政长官白崇禧部和华南军政长官余汉谋部实行迂回追击,分别在衡阳、宝庆(今邵阳)地区和阳江、阳春地区进行围歼,歼灭白、余各一部共约11万人。然后分路挺进广西,至12月中旬在粤桂边的容县、博白和钦州地区全歼白崇禧集团。向中南进军的部队在历时半年的追击作战中,克服重重困难,共歼灭国民党军近40万人。1950年3月5日~5月1日,第15兵团在琼崖纵队配合下解放海南岛,歼灭国民党军3.3万人。至此,中南大陆及沿海主要岛屿均获解放。

1949年3月25日,毛泽东、朱德、刘少奇等在北平西苑机场检阅部队时会见各界代表

第一野战军(辖第1、第2、第18、第19兵团)于1949年5月乘国民党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部实施战略退却之机,开始向西北地区的国民党军发起追击。5月20 日解放西安,7月中旬在扶风、眉县地区歼灭国民党军 4个军。随后以第18兵团监视秦岭地区胡宗南部主力,并准备尔后入川作战;主力向甘肃、宁夏、青海挺进,先后解放兰州、西宁,基本歼灭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马步芳所部。9月下旬解放银川、张掖、酒泉,歼灭西北军政副长官马鸿逵所部及马步芳残部。9月25、26日,国民党军新疆警备司令陶峙岳、新疆省主席鲍尔汉率部起义。10月中旬,第一野战军主力一部进军新疆,在新疆民族军配合下,于1950年3月进驻全疆。该野战军在半年多的时间中,以长距离奔袭结合城市攻坚,以军事攻势结合政治攻势,战胜艰难险阻,歼灭国民党军30余万人,解放了西北全境。

第二野战军附第四野战军一部于1949年11月1日开始由湘西、鄂西地区以大迂回动作分路向贵州、川南进军,至11月底先后占领贵阳、重庆,歼灭国民党川湘鄂边“绥靖公署”主任宋希濂等部,并前出到宜宾、泸州。11月中旬,位于秦岭山脉担任向北防御的胡宗南部在其侧后受到威胁时,即向成都收缩。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18兵团附第 7军等部在西北军区司令员贺龙率领下,由陕入川。12月9日,国民党云南省主席卢汉、驻防成都外围的西康省主席刘文辉及西南军政副长官邓锡侯、潘文华等率部起义。人民解放军各路入川部队向成都急进,至20日完成对该地区的包围。国民党军第16、第15、第20、第7、第18等兵团纷纷宣布起义,其余部队迅速被歼。30日,人民解放军进驻成都。1950年2月20日,第二野战军第4兵团进驻昆明。3月中旬~4月上旬,第二野战军一部歼灭西昌地区守军。人民解放军在进军西南的作战中,共歼灭国民党军90 余万人,解放了四川、 贵州、云南、西康(今划归四川省西藏自治区)等省,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军依托西南一隅待机反攻的企图。

华北大部地区解放后,国民党绥远省主席董其武接受人民解放军提出的和平解决主张,达成双方暂时划界驻守协议。1949年9月19日,董其武等率所属党政军人员6万余人起义,至此,华北全境解放。

第三野战军第7兵团于1949年夏解放浙东后,即进行渡海解放舟山群岛的准备工作。1950年5月13日,驻守舟山的国民党军12万余人向台湾撤退。人民解放军发起追击,至19日解放舟山全岛。至此,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大规模作战行动即告结束。

在开国大典上朱德总司令宣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命令

在人民解放军进军过程中,1949年10月1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

解放战争从1946年6月全面展开起,到1950年5月舟山群岛解放止,历时近四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全国人民的支援下,经过艰苦奋战,共歼灭国民党军807万人(俘虏458万人,毙伤171万余人,投诚63万余人,起义和接受改编114万余人),投诚、俘虏和击毙旅级或少将以上高级将领1686名,解放了除西藏(1951年5月,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达成协议,西藏和平解放)及台湾、澎湖、金门、马祖等少数岛屿以外的全部国土,赢得了这场对中国命运起决定作用的解放战争的胜利。中国人民解放军由战争初期的 120万人,发展到530万人。在战争中,人民解放军指战员负伤104万人,牺牲26万人,失踪19万人。解放战争的胜利,在中国大陆结束了极少数剥削者统治广大劳动人民的历史,结束了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奴役中国各族人民的历史。占人类四分之一的中国人民获得解放,改变了世界政治力量对比,对国际局势和世界人民革命斗争的发展具有伟大而深远的影响。

参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