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主义

西方19世纪前期流行的文学艺术思潮,在美术上以法国为中心,在画家E.德拉克洛瓦的作品中达到顶峰。

概念

浪漫主义发生于资产阶级获得政权之后,是启蒙主义的继续。它肯定人和人的精神世界的价值,争取个性的解放,特别关注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受压制的个性和人权,表现在艺术创作中就是对人的精神世界的表达和对个性的描绘。它否定现实,反抗资本主义社会,但却看不清未来的前途;有时展望未来,把希望寄托于空想的世界里,寄托于遥远的国家、时代和远离现代的生活方式上;有时却回顾过去。

浪漫主义艺术的历史意义,在于它体现了与时代的解放运动相联系的人民的愿望和理想,它注意到人民在历史上的作用,但却带有片面性。在与新古典主义的斗争中,它为人们开辟了一个情感洋溢、对理想热烈渴望和创作幻想的新世界,并在发展中形成了自己的艺术创作特色:反映人民争取自由的斗争,对正义和幸福的未来的向往,对个性和情感表现的强调,对幻想的主观世界的偏爱,对比喻(寓意)和对比以及灿烂色调、大胆构图的爱好。浪漫主义的艺术方法曾多方面地给予艺术的进一步发展以巨大而经常是有益的影响,它的优秀传统曾经培育了19世纪后半叶和20世纪初期很多先进艺术家的创作。

浪漫主义美术一般可分成 3个时期:

(1)先浪漫主义时期;

(2)浪漫主义盛期;

(3)浪漫主义后期。

先浪漫主义时期

先浪漫主义艺术首先反映在英国的庭园建筑中。18世纪的头10年,这种花园遍布英国各地。这种庭园建筑展示出蜿蜒的曲径、不规则的草坪、倾斜的河岸、精工修饰的棚架和蔓藤、哥特式遗址、中国式凉亭和人工池塘。它偏爱异国情调和中世纪趣味,如伦敦近郊草莓山上H.沃波尔府邸(1753~1776),就是在哥特式伪装下的罗可可乡村建筑;还有在威尔特郡的丰西尔修道院(1796~1814)也是18世纪英国异国情调的极端例子。

先浪漫主义在英国建筑中的另一种表现就是向往东方情调。中国、土耳其和阿拉伯的建筑被介绍到英国。J.纳什设计的王室大厅(1818~1821)就是模仿印度莫卧儿王朝的清真寺的。W.钱伯斯为王室设计的中国式克欧花园也是例子。

英国风景画从R.威尔逊起,经过A.科曾斯、J.克罗姆和诺里奇画派、T.格廷和J.S.科特曼,都或多或少带有浪漫主义因素;到J.康斯特布尔和J.M.W.泰纳,浪漫主义因素达到了它的顶峰。德拉克洛瓦从他们那里就学到了色彩的微妙用法。另外,迷恋于中世纪、喜欢表现坟地、日夜、魅怪等幻想题材的H.弗塞利和W.布莱克都是作家、版画家和油画家,他们的作品不仅对英国,对整个欧洲的浪漫主义的形成和发展都有很大影响。早期浪漫主义画家还有布莱克的学生S.帕尔默和著名的《失乐园》的插图画家J.马丁以及善于画鸟并给予T.热里科和德拉克洛瓦以影响的G.斯塔布斯。

作为意大利艺术家和建筑家的G.B.皮拉内西是欧洲先浪漫主义的一个重要人物。他对英国浪漫主义的产生有影响,他的一组描写监狱生活的版画《监狱》给沃波尔的《奥特朗托堡》以启示;另一套 137幅的版画《景色》对罗马浪漫主义的形成也有重要的影响;他的最具独创性的作品《虚构的景色》给后来的超现实主义以很大启示。就戏剧性光暗的处理和透视的适用所产生的浪漫主义效果而言,他的独刻版画是独树一帜的。

18世纪末出生于斯堪的纳维亚的A.J.卡斯腾斯是联结英国和德国艺术的重要画家,他创造了一种充满激情的浪漫古典主义,对德国浪漫主义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受其影响的画家包括P.奥托、C.D.弗里德里希这样一些浪漫主义风景画家。

德拉克洛瓦:《但丁的小舟》

当德国绘画在浪漫主义运动中只居第二位时,F.de戈雅却已在西班牙攀上了他的创作的顶峰。他的艺术对欧洲浪漫主义艺术的发展起了很大作用,他是欧洲浪漫主义艺术的先驱,他的铜版组画《卡普里乔斯》就是充满愤怒和激情的浪漫主义杰作。德拉克洛瓦、H.杜米埃、J.-F.米莱和K.珂勒惠支都受他的影响。

浪漫主义盛期

在法国,浪漫主义艺术的形成和发展开始于19世纪20~30年代。德国哲学和浪漫主义诗歌被介绍到法国来、法国画家从英国画家如康斯特布尔得到的启示、以及戈雅的版画和油画在法国受到热烈推崇都是法国浪漫主义形成的外因;启蒙运动的启示、人民群众的解放运动、反封建主义和反压迫斗争的刺激是它形成的内因。1827年,浪漫主义文学的领袖雨果的浪漫主义檄文《〈克伦威尔〉序言》的发表和1830年他的著名浪漫剧《爱尔那尼》的上演,对艺术中浪漫主义也起了推动作用。1808年拿破仓侵略葡萄牙和西班牙而引起的反对拿破仓法国的民族解放战争也是加速浪漫主义运动在法国形成的原因。

另外,浪漫主义的征兆在J.-L.大卫的热情激动的肖像画中,在A.-J.格罗的充满紧张戏剧性的军事画里,在P.-P.普吕东 的渗透着诗意的幻想的作品里就可以看到了。不过它却是在复辟时期和七月革命时期与官方学院派古典主义顽强的斗争中形成和壮大起来的。浪漫主义的先驱者是T.热里科,他的《梅杜萨之筏》,以其悲剧性力量、宏大而扣人心弦的紧张场面、动人的人物形象、森严沉抑的色调以及光影的强烈对比而震惊巴黎美术界。在热里科不幸夭折之后,浪漫主义艺术运动的大旗自然落在浪漫主义的“狮子”──德拉克洛瓦的肩上。热里科的《梅杜萨之筏》的激动人心的场面打开了德拉克洛瓦浪漫主义的心扉,启发他创作了一系列浪漫主义的杰作。德拉克洛瓦在19世纪法国的出现,有如晨曦之出现于黑夜中一样,他不仅给法国绘画的发展开辟了一条崭新的道路,同时也为世界艺术宝库带来了璀璨夺目的光辉。

在法国浪漫主义雕塑家中可以与德拉克洛瓦媲美的只有F.吕德。1836年他在巴黎凯旋门上完成的浮雕《马赛曲》是永垂千古的法国革命纪念碑。

浪漫主义后期

浪漫主义发展了,但却又像海浪退潮那样,逐渐减弱了。在意大利,重要的幻想风景画家和神话题材画家是类似德拉克洛瓦的G.卡尔内瓦利。在西班牙,戈雅的后继者们没有超出模仿的窠臼。在英国,热里科的影响从D.斯科特的作品中可以找到。在德国,杜塞尔多夫画派最知名的画家是A.列塞尔。在奥地利,在1815~1848年中出现的比德迈风格画家的作品中可以找到浪漫主义的影子。瑞士对英国浪漫主义风景画曾起过重要作用。法国浪漫主义艺术还影响到俄国、北欧及东欧。在美国,浪漫主义潮流包括哈得逊河画派的一些风景画家如T.科尔、A.B.杜兰德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