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

由元素组成的有机整体。系统一词,在古希腊语中带有组合、整体和有序的涵义。一般说来,现代科学对系统的许多解释都是把组成系统的各个元素理解为具有确定特性的东西,而把在这些东西组成的整体中存在的有序状态视为系统的确定的结构。系统与系统的元素是相对而言的,在一个系统中是元素的东西,在另一个层次上则可以是系统。它们之间存在着整体与部分之间的辩证关系。

分类

系统呈现出层次性,许多系统组合为一个高级系统。而这个高级系统本身又是一个更高级的系统的子系统,如此等等,以至无穷。整个生生不息、变化无穷的宇宙就是由无限多系统组成的系统。系统可以分为静态的和动态的,但严格地说,一切系统都是动态的,静态系统不过是动态系统的理想化的极限情况。系统又可以分为物质系统和观念系统,而观念系统是最发达的物质系统,即大脑的产物,是对物质系统的反映。属于物质系统的有在极其不同的物质运动形式中存在的无限多样的天然动态系统和由人直接或间接制成的人工技术系统。

动态物质系统

动态物质系统与其环境在质料、能量和信息方面具有特定的关系。从这种关系看,可以把物质动态系统分为封闭的和开放的。开放系统与其环境在质料、能量和信息方面进行着交换,封闭系统与其环境则没有这些关系。在一个封闭系统中,每个元素或子系统只对这个系统的其他元素或子系统发生作用,某个元素或子系统接受的任何作用,都是由这个系统的其他元素或子系统引起的。在一个开放系统中,则总有一些元素或子系统从环境中接受影响或对环境发生影响。这些元素或子系统是开放系统与其环境进行质料、能量与信息交换的边缘元素,所有边缘元素的集合叫做系统的“表面”。在这种意义上说,封闭系统是没有“表面”的系统。严格地说,在现实中任何物质系统都是与其环境相对隔绝的,不是绝对隔绝的。

动态物质系统也可以分为不稳定的和稳定的。不稳定系统无法对付来自外部的干扰,以至趋于瓦解或发生质变。稳定系统则能克服一定类型的外部干扰,维持自己的内部环境。稳定系统又有不同的种类。简单调节回路是最低级的稳定系统,它一般只能对付一个特定类型的干扰,维持自身的稳定性。超稳定系统则能进一步克服不同类型的干扰,因为它拥有多种行为方式,可以通过一个特定参数值的变化,完成从一种行为方式到另一种行为方式的过渡。更高级的稳定系统是多稳系统,它由许多超稳子系统组成,它们能在一定条件下暂时不依赖于母系统而克服外来干扰,这就使得多稳系统在需要适应外界环境变化时,有可能只借助于一个相对独立的子系统去完成这种适应,而不必与其一切子系统共同工作。最高级的稳定系统拥有外部世界的内部模型,并能够作出种种试验,用自身的内部模型对环境影响作出反应。这种能够不断完善自身的内部模型的系统,叫做学习系统。迄今已知的最佳学习系统就是人脑。在人脑中构成的观念系统或内部模型,是天然物质系统的科学反映,它在以同型关系经过各个中介阶段外化为客观对象时,就是人工技术系统。

观念系统

反映物质系统的观念系统,同样有许多不同的种类。其中有:

(1)从客观现实得到的、仿佛与客观现实具有类似形态的系统,如把某些现实过程理想化的质点系统。

(2)由反映现实的概念、陈述和指令构成的系统,如概念系统、陈述系统和指令系统等。

(3)不止有一个解释的系统,它的解释既可以与物质系统相对应,也可以与观念系统相对应。例如,布尔代数(见逻辑代数)系统,可以采取命题逻辑、开关代数、集合论、概率论和神经网络的模型等多种解释。从形式化观点看,演绎系统和公理系统在观念系统中具有特殊意义。它们既可以是现存事实领域在思维中的系统化,也可以是人类思维自由构造的结果。每门科学一俟达到某种成熟程度,都力求形成一种建立在公理系统和演绎系统基础上的理论系统。

哲学系统在观念系统中具有极其普遍的意义。它从整体上把握不断变化和发展的世界。但过去的绝大多数哲学家都力图把自己的哲学思想弄成一个自身不变的封闭系统。如德国古典哲学家G.W.F.黑格尔就试图把整个不断变化和发展着的自然、社会和思维,都纳入他那被宣布为绝对真理的哲学系统中。马克思和恩格斯批评了这种构造封闭哲学系统的奢望,创造了与此相反的新的哲学系统,在它面前,除了发生和消灭、无止境地由低级上升到高级的不断的过程,什么都不存在。它本身也不过是这一过程在思维着的头脑中的反映而已。

参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