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运难躲

浏览

1866年5月,俾斯麦亲王在下林登乘马行进。有一个名叫科恩·布林德的学生靠上来,从腰间迅速拔出左轮手枪,近距离向他开了四枪,其中有两枪击中了俾斯麦,一枪打在他的肩膀上,还有一枪击穿了他的胸部。然而这两枪并未击中他的要害。六天后,俾斯麦又再次露面,精神抖擞地骑马行进。那时布林德已经被捕,枪也被夺下了,那支枪被当成这一事件的纪念品送给了俾斯麦。

  1886年的一天,俾斯麦和几位友人在屋中聊天。午餐后,俾斯麦夫人领着女士们参观各个房间,向她们展示房中的历史陈列物。俾斯麦本人和男宾则留在客厅里抽着汉堡雪茄。在首相的书屋里可以听到妇人们的讲话声。“看一看,这是什么”,一个声音说道,“是刺客布林德的手枪,他正是用这支枪来行刺首相的。”于是传来了一阵感叹声,紧接着发出一声巨响。 俾斯麦从椅子上跳起来,冲到隔壁房间里,但见女士们大惊失色地立在那里,不知所措,空气中缭绕着一股火药味。那支手枪掉在地上,还在冒烟。首相少有地大发雷霆地怒喝着:“你们怎么这么愚蠢,竟去动这支枪!这次没有人被击中真是个奇迹,以后我不允许任何人再去碰这支枪。”

  1906年,一个名叫利奥波德的人同他的几个表亲住在腓特烈鲁。那是一个潮湿的午后,有几个年轻人来吃午饭。利奥波德让他们参观俾斯麦的书房。他从写字台上拿起那支手枪,说:“这是1866年布林德刺杀俾斯麦时用的手枪。20年前,当我的父亲在这儿的时候,有几位女士访问这里,其中一位拿起这支枪,愚蠢地扣动了扳机,就像这样……”话音未落,火光一闪,伴随着一声巨响,他们赶忙躲开,惊恐未定地面面相觑。姑娘们中有一位手上受了轻伤。利奥波德本人手指流了血,手被火药灼伤。那颗子弹,也是布林德手枪中的第六颗子弹,即最后一颗子弹,击中了利奥波德上臂的肌肉。


相关文章